辽宁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项目

全迅彩票

您现在的位置:全迅彩票 < 研究项目
研究项目
对外贸易与经济增长:基于辽宁省的实证分析和检验
日期:2009/8/27

                                                 程桂云

内容提要:本文根据计量经济学的相关理论,利用辽宁省1979年到2004年的年度统计数据,对辽宁省的对外贸易与经济增长之间的长短期关系进行了实证分析和检验。结果表明:从长期来看,辽宁省的对外贸易与经济增长之间存在长期的均衡关系;从短期看,出口对辽宁省的经济增长具有衰减作用,进口对辽宁省的经济增长具有促进作用,文章从供求关系的角度对此进行了解释。研究结果还表明,出口与辽宁省的经济增长之间存在双向的因果关系,但仅存在从经济增长到进口的单向因果关系。
     关键词:对外贸易  经济增长  协整  向量误差修正模型  GRANGER因果检验

一、引言
     对外贸易与经济增长的关系一直是经济学的重要研究领域。其研究具体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将经济增长看作对外贸易的函数,即把对外贸易作为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变量,研究对外贸易对经济增长的促进作用;二是把增长理论引入对外贸易模型,研究经济增长对对外贸易的影响。本文侧重第一方面的实证研究。
     从理论上看,经济学家们普遍认为对外贸易,特别是出口贸易,对经济增长具有推动作用。20世纪30年代,美国经济学家罗伯特逊(D. H. Robertson)提出对外贸易是“经济增长的发动机” 的命题,后经诺克斯等人的补充和发展,认为19世纪国际贸易的发展是许多国家经济增长的主要原因。梅纳德•凯恩斯提出的对外贸易乘数理论认为,出口的增长最终会导致GDP的成倍增长。20世纪80年代以来,以E• 哈根为代表的经济学家从出口贸易对技术进步影响的角度探寻其对经济增长的作用。以克鲁格曼(Paul•Krugman)和赫尔普曼(Elhanan•Helpman)为代表的新贸易理论学派,将国际贸易引入内生增长理论的分析框架,研究由贸易带来的技术扩散对贸易国经济增长的影响。而内生增长理论的代表人物罗默(Paul•Romer)近年来则重新论述了国际贸易促进经济增长的机制。
     从实证分析方面看,国内外的经济学者在对外贸易与经济增长的关系和作用方面进行了很多研究,但由于研究的方法、采用的数据等等的不同,其结论也不尽相同。Balassa(1978)采用横截面数据分析了10个国家的出口贸易与经济增长的关系,得出“出口引致经济增长”的结论。杨全发和舒元(1998)将中国数据引入Balassa 模型和Fedder模型中,发现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经济增长主动力来源于资本投入的不断增加,同时发现中国的初级产品出口增长和经济增长呈正相关,但制成品出口增长和经济增长呈负相关。而Michaely(1977)的研究发现出口对经济增长的促进有一个临界发达水平,在临界发达水平的两侧,出口对经济增长的作用大不相同,经济发达国家的出口对经济增长的作用较为明显。杨全发(1998)的研究证实了中国各省存在临界发达水平效应,其回归分析结果表明,人均GDP大于3000元和小于3000元的省份出口增长率与GDP增长率的关系不同。人均GDP大于3000元的省份出口增长率与GDP增长率呈显著相关关系。沈程翔(1999),赵陵、宋少华和宋泓明(2001)的研究发现中国出口与产出之间存在着双向因果关系,但未发现两者之间具有长期稳定的均衡关系。孙焱林(2000)的研究结果表明中国的经济增长与出口即使在50%的统计水平上仍不显著,从而认为中国现阶段应实行进口替代战略,而不宜实施出口导向型经济增长战略。刘晓鹏(2001)的研究揭示出中国进口对国民经济增长具有较强的促进作用,出口与我国经济增长存在弱相关性。沈坤荣和李剑(2003)的研究表明,国际贸易比重和人均产出具有显著的正相关性,但国内贸易比重和人均产出呈现显著的负相关。林毅夫和李永军(2003)通过同时考察出口增长对经济增长的直接和间接推动作用,估计出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的外贸出口每增长10%,基本上能够推动GDP增长1%。
     显然,迄今为止关于对外贸易与经济增长关系的实证分析主要是以国家为研究对象展开的,并且由于数据处理、研究方法、样本数量等等的不同,得出的结论也不尽一致。鉴于中国国土辽阔,各个地区在对外贸易发展和经济发展水平上难免参差不齐,本文以辽宁为例,对改革开放以来辽宁对外贸易与经济增长关系进行实证分析和检验。

二、变量与样本数据的选取说明
     本文选取三个变量作为研究对象,即国内生产总值(GDP)、出口额(EX)、进口额(IM)。考虑到数据的可得性,样本区间选取改革开放以来的1979——2004年的年度数据。数据来源于相关各年的《辽宁统计年鉴》。由于《辽宁统计年鉴》中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是以人民币元计,而出口额(EX)和进口额(IM)是以美元计,因此首先根据《中国统计年鉴》提供的人民币与美元的年平均汇价(中间价)将出口额(EX)和进口额(IM)的计算单位换算成人民币元。为了使数据具有可比性,利用商品零售价格总指数(1978=100)对各个年度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出口额(EX)和进口额(IM)进行平减。最后,为了消除数据中可能存在的异方差,对平减过的各变量数据取自然对数。 本文所有结果均由Eviews3.1计算得来。

                                   
 
                              图1  GDP、出口和进口的对数时间序列
     从图1可以看出,GDP、出口和进口的对数时间序列在1979年到2004年期间,随着时间的变化,具有大致相同的增长和变化趋势,说明这三个变量之间可能存在协整关系。

三、计量模型与结果分析
     1. 变量时间序列的平稳性检验
     根据计量经济学理论,在利用OLS等传统方法对计量经济模型进行估计时,如果时间序列为非平稳序列,则容易产生伪回归,从而使模型不能真实地反映解释变量和被解释变量的关系。因此,为了防止出现伪回归,首先应对变量的时间序列进行平稳性检验。本文采用ADF(Augment Dikey-Fuller)方法对各变量进行单位根检验。检验结果如表1所示。
       
     表1的检验结果表明,所有变量在5%的显著水平下都是非平稳的,但是它们的一阶差分序列在
5%的显著水平下都是平稳的,即LNGDP、LNEX和LNIM都是一阶单整过程,据此可以进一步检验
三个变量之间是否存在协整关系。
     2. 协整检验
     为了确定LNGDP、LNEX、LNIM三个变量是否具有长期稳定的均衡关系,我们用JOHANSEN
的最大似然法(Maximum Likelihood Estimation)进行协整检验。在进行JOHANSEN 协
整检验时,首先应确定一个合理的滞后阶数,以防出现伪协整。JOHANSEN检验的最优滞后阶数根
据VAR模型的最优滞后阶数p来确定。在选择滞后阶数p时,一方面要使滞后阶数足够大,以完整地
反映模型的动态特征;另一方面,滞后阶数又不能太大,以免降低模型的自由度。这里我们根据AIC
原则和SC原则并结合LR检验,得到VAR模型的最优滞后阶数为2,因此协整检验的最优滞后阶数为1。通过对初始数根据对初始数据形态的分析,我们确定数据有确定性趋势,协整方程中有截距项和时间趋势项。检验结果如表2所示。
     

表2的检验结果表明,在5%的显著水平下,三个变量之间存在唯一的协整关系,说明在样本
区间内,辽宁的经济增长与进出口之间存在长期稳定的均衡关系。这与我们根据初始数据形态作出的
初步判断相吻合。我们取标准化的协整向量,得到以下协整关系表达式:
        LNGDP=3.7534 + 0.3954LNEX - 0.1840LNIM + 0.0990 t +ut              (1)
                                      (0.14517)    (0.06442)   (0.01702)
                                       (-2.7235)     (2.8559)    (-5.8135)
     在(1)式中,t为时间变量,第一组括号中的数字为标准差,第二组括号中的数字为 t 统计量的值。t 统计值表明,回归系数都通过了显著性检验。从上式可以看出,出口对经济增长的弹性约为0.4,进口对经济增长的弹性约为-0.18,说明从长期来看,出口对辽宁经济增长具有正向的拉动作用,进口对辽宁经济增长具有反向的抑制作用,并且出口对经济增长的促进作用远大于进口对经济增长的抑制作用,从而支持了出口促进经济增长的假说。
     3. 向量误差修正模型
     根据GRANGER定理(1987),如果非平稳的变量之间存在协整关系,那么必然可以建立一个误差修正模型(ECM)。向量误差修正模型(VECM)是一个含有协整约束的VAR模型,即在解释变量中含有协整约束关系。因此,当出现一个大范围的短期波动时,向量误差修正模型(VECM)会使内生变量收敛于它们的长期协整关系,短期部分调整可以修正长期均衡的偏离,因此,协整项也被称为误差项。具体估计结果如下:
 
     (2)式中的vecm为误差修正项,其表达式如下所示:
  
     由于我们重点考察的是进出口对经济增长的作用,所以在此着重分析以△LNGDP为解释变量,以△LNEX和△LNIM为被解释变量的误差修正模型,即:            
 
     (4)式中的第一组括号中的数字为回归系数的标准差,第二组括号中的数字为 t 统计量的值。可以看出,模型的回归系数基本上都通过了显著性检验,但模型的拟和系数不是很高,这是因为我们在这里重点考察的是进出口与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而省略了消费、投资等其他变量对经济增长的作用。
     (4)式中的误差修正项反映了辽宁的经济增长和进出口之间的长期均衡关系,差分项表示的是相关变量的短期波动。误差修正项系数的 t 统计值为-5.85315,通过了5%水平下的显著性检验,这说明△LNGDP受到长期均衡关系的显著影响。协整关系对GDP的增长起到了反向修正作用。误差修正项系数-0.4234表明,LNGDP在每年的实际值与其长期均衡值的差距约有42%在下一年度得到纠正或清除,说明GDP在受到冲击后能以相当快的速度调整到它的长期均衡水平上,调整力度相当大。由于误差修正项系数绝对值的倒数约为2.4,因此可知短期波动调整到长期均衡的周期约为2.4年。(4)式还表明,出口的短期变化对经济增长有显著的负的影响,进口的短期变化对经济增长有不太显著的正的影响。
     4. 变量之间的GRANGER因果性检验
      GRANGER(1969)提出了对变量之间的因果关系进行检验的方法,称为GRANGER 因果性检验法。我们采用这种方法对样本区间内辽宁的经济增长和进出口三个变量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进行检验。检验结果如表3所示。
                         表3 GRANGER 因果检验

由表3可以看出,在滞后2阶和5%的显著水平下,GDP与出口之间存在着双向的GRANGER因果关系,特别是出口对对经济增长的作用十分明显。表3还表明,在GDP 与进口之间存在一个单向因果关系,即GDP是进口的GRANGER原因,但进口不是GDP的GRANGER原因。

四、结论
     本文利用协整理论、向量误差修正模型和GRANGER因果检验,对改革开放以来辽宁省对外贸易与经济增长的关系进行了实证分析和检验,得出以下结论。
     1. 辽宁的GDP与进出口三个变量都是一阶平稳变量,辽宁省经济增长与进出口三者之间存在唯一的协整关系。
     2. 从长期看,出口对辽宁的经济增长具有促进作用,进口对辽宁的经济增长具有抑制作用,但是出口对辽宁经济增长的促进作用明显大于进口对辽宁经济增长的抑制作用,从而印证了“出口促进经济增长”的经济学假说。因此,辽宁应该继续坚持出口导向型的经济发展战略。
     3.从短期看,出口对辽宁经济增长具有反向的衰减作用,而进口对辽宁经济增长具有正向的推动作用,这似乎与“出口促进经济增长”的经济学假说相背离。其实,这种背离可以从供给和需求关系的角度得到合理的解释。众所周知,我国直到1997年市场经济体制才逐步建立和完善起来,国内供给能力也随之大大加强,甚至出现商品相对过剩的局面。而在此前相当长的时期里,我国一直处于资源和商品短缺的供给约束型的经济形态,国内的供给增长难以满足市场需求的增长。就辽宁省而言,由于经济发展长期向重化工业倾斜,忽视其他产业的协调发展,造成资源消耗严重和商品短缺的局面,经济短缺的状况甚至比其他地区更为严重。在这种情况下,出口进一步加剧了资源和商品短缺的局面,从而对经济增长造成负面影响。与之相反的是,进口则可以缓解供给不足的局面,特别是进口的机器设备推动了技术进步和劳动生产率的提高,从而对经济增长产生了重要的促进作用。从这个角度看,通过扩大内需促进经济增长也很重要。因此,在积极发展对外贸易的同时,还应该重视扩大内需,以带动动经济的强劲增长。
     4.辽宁省的GDP与出口之间存在双向的GRANGER 因果关系,即二者互为因果。但GDP与进口之间只存在单向的GRANGER 因果关系,即GDP是进口的GRANGER原因,但进口不是GDP的GRANGER原因。

参考文献:
     [1] Balassa, B (1978), “Exports and Economic Growth: Further Evidence” [J]. Journal of Development Economics, Vol.5.
     [2] Michaely, M. (1977), “Exports and Growth: An Empirical Investigation”[J], Journal of Development Economics, Vol.4.
     [3] 林毅夫,李永军(2003),“出口与中国的经济增长:需求导向的分析”[J]. 经济学季刊,Vol.2(4)。
     [4] 刘晓鹏(2001),“我国进出口与经济增长的实证分析——从增长率看外贸对经济增长的促进作用”[J]. 当代经济科学,No.3。
     [5] 沈程翔(1999),“中国出口导向型经济增长的实证分析:1977-1998”[J]. 世界经济,No.12。
     [6] 沈坤荣和李剑(2003),“中国贸易发展与经济增长影响机制的经验研究”[J]. 经济研究,No.5。
     [7] 孙焱林(2000),“我国出口与经济增长的实证分析”[J],国际贸易问题,No.2。
     [8] 杨全发(1998), “中国地区出口贸易的产出效应分析” [J]. 经济研究, No.7。
     [9] 杨全发和舒元(1998),“中国出口贸易对经济增长的影响”[J]. 世界经济与政治, No.8。
     [10] 赵陵、宋少华和宋泓明(2001),“中国出口导向型经济增长的检验分析”[J]. 世界经济,No.8。

   (本文发表于《国际贸易问题》2007年第2期 )  

                                                             

COPYRIGHT 辽宁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 辽ICP备09027211号设为全迅彩票 | 加入收藏 | 管理登录
单位地址:沈阳市皇姑区泰山路86号 邮编:110031 电话:024-86120491 传真:024-86806209